豆豆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仙都 > 第二节 稿处不胜寒
风起于青萍之末,浑天老祖最先察觉天域动荡,掐指推算,虚元天夺食之势不可遏制,与之争斗殊为不智,莫若暂且退避三舍,静观其变。他拿定主意,坐镇“清灵云海”暗中施法,祭起“混沌锁链”将玄元天内层团团护住,至于外围的诸多星辰,听凭“黑日陨星”牵引夺取。与此同时,魏天帝亦徐徐收拢星力,因势利导,约束陨星无餍的胃口,浅尝则之,绝不动摇玄元天根本之地。
二位天主你来我往彼此试探,很快达成默契,没有留下太多可乘之机。数百年间,妙元天无妄子与清元天革真人数度插手,意欲推动玄虚二天卷入内斗,道法千变万化,凶险处千钧一发,好在都被魏天帝和浑天老祖联手化解,最终凭借“黑日陨星”与“混沌锁链”之力稳住阵脚,将一场意料之外的“道争”扼杀在萌芽中。
动荡过后,清虚玄妙四天域此长彼消,重又恢复了微妙的平衡。尘埃落定,浑天老祖、无妄子、革真人不约而同心生明悟,此轮“道争”已渐趋尾声,混沌之下诸天归于平静,无论哪一方率先打破平衡,都将招致不测之祸,乃至于反噬己身,重蹈瞿鱼龙的覆辙。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虚元天,拱卫“陷空境”的星辰已初具规模,隐隐呈现星云雏形,假以时日,当与玄元天双峰并峙,与瞿鱼龙鼎盛之时相比,也不遑多让。
回顾这一轮“道争”,可分为前后两截。前一截以“玄妙论道”为发端,无妄子与浑天老祖明争暗斗,各出手段,魏天帝渔翁得利,一举占下“陷空境”,无妄子不甘就此撒手,说动革真人联手进逼,结果二度受挫,无功而返,魏天帝又独闯十二碧城,连消带打,扑灭革真人最后一点念想,全身而退,赢得了喘息的时机。后一截“道争”却出人意料,落于虚元天之内,魏天帝拨动光阴长河,于无尽可能中寻得一线之机,火中取栗,借元邛道人之手剥离根本道法,夺取“陷空黑日”,顺势炼为“黑日陨星”,推动无量星力,将未来投入现世。
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这一招改天换日的妙手,令浑天老祖、无妄子、革真人三位天主叹为观止,或多或少为对方所算计,不过既然有所警醒,道心惟微,相同的手段再也无法奏效,“道争”重又回到了势均力敌的起点。
虚元天天域内,“黑日陨星”蛰伏不动,吞吐无量星力,稳稳托起虚空、虚龙、虚宙、虚顶、虚人、虚轻诸殿,“陷空境”外星辰各安其位,浑然如一,气象蒸蒸日上。魏天帝至此才稍稍放下心来,这一路殚思竭虑,行走在刀锋之上,几近于灯枯油尽,若未能成功,非但之前所握尽皆付诸东流,但是光阴长河的反噬,就足以令他万劫不复!他一生之中从未如此行险,这也是迫不得已,高处不胜寒,“道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得失不仅仅系于一身,他周围有太多的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不可有丝毫懈怠。
外患平息,魏天帝将目光投向“陷空境”之内。这些年来元邛道人与云霄子停驻于虚宙殿内,往日的师徒情分犹在,暂且相安无事,但他毕竟是执拿黄泉道法的上尊大德,未可怠慢,魏天帝思忖再三,于虚空殿旁再起一殿,名为“虚道”,着元邛道人坐镇,以示另眼相看。元邛道人欣然应允,毫不恋栈,谢过天主赐殿之德,径直入虚道殿内清修,未得召唤轻易不出。
安置好元邛道人,魏天帝又着手收拾当年留下的手尾。有得必有失,取一因果,定损一因果,当年寄予厚望的大德种子,尚有契染与赵元始徘徊于下界,一度苦苦追寻自身之道,终因魏天帝拨动光阴长河,投未来于现世,阴差阳错搅乱了他们的道途,至今杳无音讯。心之所动,他平心静气,睁开一双慧眼朝“陷空境”外望去,拨开无数时空,循着一缕气意找到赵元始所在,却只见荒原之上一具干瘪的法身,色作古铜,黯淡无光,生机业已泯灭,唯独尸骸如金刚不坏,长驻天地间。
赵元始知耻而后勇,坚韧不拔,以“上法”求上境,踏遍星域开劫度人,留下无数神念化身,修持千余载,功德圆满,执掌大衍法则,成就上境大能,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怜可叹!魏天帝蹙起眉头,手指微动,欲待唤出光阴长河细看赵元始际遇,转念一想,过去种种业已注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元始天尊命中当有此一劫,纵有无上神通,也不可擅作变改。
魏天帝抛开杂念,又将目光投向“瑞法界”。
佛是魔的左手,魔是佛的右手,追本溯源,佛魔如一,却又各执一端。昔日如来率先脱颖而出,成就上尊大德,立于诸天万界之上,入主虚人殿,契染前路已断,被困于下界不得脱身,正当彷徨无计之际,魏天帝赐下一缕气意,落于契染心田,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花谢时结成一十三枚漆黑的莲子,指引他入魔。
契染吞下莲子,气机衍化万千,天魔本源气从三千六百毛孔钻出,伐毛洗髓,脱胎换骨,顷刻间化身为魔主。涅槃佛国原有一十二座莲台,供奉樊鸱、藏兵、汉钟离、沈辰一、北冥、风狸、祖青阳、史朱明、原白藏、申玄英、计天都、龚仙云一十二位护法,契染一不做二不休,强行赐下莲子,渡彼辈为魔将,半山寺、兰若寺、珈蓝寺、白云寺、招提寺、祗园寺、菩提寺、丛林寺、娑罗寺、宝坊寺、金田寺、青莲寺就此化作魔窟,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将瑞法界淹没。
契染由佛入魔,补全天道缺失,原本会一路勇猛精进,跻身上尊大德,踏入“陷空境”,成为魏天帝最得力的臂助。然而光阴长河扭曲未来,化不可能为可能,也改变了契染的命运,他在破境之时未能勘破障见,心神失守,就此功亏一篑,永远沉沦于魔道,不能自拔。瑞法界为魔气所笼罩,孕育万载,却始终无人脱颖而出,取而代之,开辟出一方新天地。
在魏天帝眼中,瑞法界魔气升腾如烈焰,自成一格,却已然走到了绝路。他沉默良久,没有试图改变什么,而是抿唇一吸,将契染体内那一缕神念轻轻收回,了却一段因果,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