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来了后发现,果然如同传闻中所说的一般,赵家大门紧闭。
虽然众人很好奇,但是闻到院子里散发的血腥味后,还是没人敢进去一探究竟。
围观了一会儿后,一人在门口啐了一口,便离开了。
只有少数几个好奇心旺盛的百姓,仍旧留在旁边没走。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赵府其实一个人都没有了。
刚才玩家们送那个姑娘回家的时候,叶念直接就在赵府开杀了。
把赵家的那些高层和恶仆杀光后,便把那些普通的下人给打发走了。
完事后,叶念在赵府布置了一个复活点,就传送回了仙玉宗。
等那几个玩家送完姑娘回来,发现赵府已经没法待人了。
虽然那些尸体已经被叶念带走销毁了,但满府的血腥味儿实在是太冲了!
后来他们收到了系统提示说赵府已经有了新的复活点,就跟着传送了回去。
仙玉宗。
回来之后,便有几个玩家跑到一旁干呕了起来。
“我靠,太tn恶心了,呕——有时候游戏做的太真实也不好啊!呕——”
“我现在都怀疑,呕——!这游戏玩多了,我会不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变态啊?”
“我靠,你们几个啥感觉都没有吗?”
“没有啊,我们看到的都是马赛克。”
……
吐的差不多后,这几个玩家就准备按照先前的计划,先去跟着升升级搞点灵石,再考虑自驾游的事。
很快,他们便一个个传送到了妖兽森林。
唯独有一个玩家,站在原地没走。
id:诚实可靠小郎君。
这次的遭遇,给他提了个醒。
通过之前论坛的帖子,和他刚进游戏的时候的询问,他得知这个游戏要想获得丰厚的经验和灵石装备等奖励,主要还是靠做任务。
但是这个游戏的任务是充满随机性或者不确定性的,每次都是任务来了,玩家被动去接受任务。
如果能够主动给大家提供任务的话,这貌似是一条门路啊……
他相信,这游戏的ai做的这么高,那么这个世界的宗门和各个势力之间,肯定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和仇恨。
如果能加以利用的话,这不就是现成的任务么?
正好自己对砍怪练级兴趣也不大,那自己完全可以把这个摊子搞起来!
到时候喜欢练级的玩家不需要到处乱跑,就能有现成的任务做。
自己帮他忙提供任务,过程中抽取一点手续费或者佣金什么的。
这不就是双赢么?
越想,诚实可靠小郎君越觉得这事可行!
想要实行这个计划的话,自己得先有个据点。
现在空下来的赵家,似乎是就是一个现成的选择!
翌日。
吃过早饭后,诚实可靠小郎君先是跑去练级了一会,攒够几个灵石后,这才传送回了赵家。
他记得论坛上说过,一枚下品灵石就可以换很多的金银。
有了金银,他就有钱招募npc给他干活了。
毕竟他想要用打听的方式获取任务,靠他自己肯定是不行的。
其实他一开始也有考虑过找其他玩家,但是大家都是来玩游戏的,让别人给自己来打工,人家肯定不乐意。
就算其他玩家乐意,那个费用自己肯定也支付不起。
既然这样,这些土着npc自然成为了最好的人选。
离开赵家后,诚实可靠小郎君一路朝着最近的钱庄走了过去。
事实证明,其他玩家没有骗他。
他轻轻松松的用一枚下品灵石,从钱庄换出来了价值10万两黄金的银票!
他今天一共攒了5枚灵石,不过他不准备继续换了。
作为启动资金,这10万两已经够了。
诚实可靠小郎君先花了点儿银子,从盟重城招募了一批普通人,把赵府打扫了一下。
现在这些百姓一看有钱拿,对于血腥味冲天的赵家也不再害怕了!
把赵府的各处血迹打扫了一遍,又撒上了一些特制的药粉,顿时便掩盖住了那些血腥味儿。
后面诚实可靠小郎君询问才得知,那些药粉是用城外的一些野草研制的。
他也不清楚那些到底是寻常的野草还是有灵气的药草,索性让这些手下帮他收集了一批回来,准备回头交给春哥研究研究。
清理的差不多之后,诚实可靠小郎君又选了几个房间,让这些手下改造了一下布局,以后就当接待室和贵宾室用了。
最后诚实可靠小郎君又花钱请木匠打造了一个新的牌子,挂在了赵府的大门上。
牌子上雕刻着几个金漆大字。
“有求必应”
牌子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
“盟重城分店”
诚实可靠小郎君的野心,昭然若揭!
他已经想好了,既然要做,那就做大做强!
争取以后,把分店开遍修真界每一个城池!
他仿佛已经看到,无数的财富在向自己招手了!
“东家。”干完活后,一个手下好奇道:“咱这有求必应,到底是干啥的?我们以后做啥呀?”
“咱们是专门面向修真者服务的。”诚实可靠小郎君回道:“今后你们的任务,就是没事了在城里多转悠多打听,留意一下有什么修士需要帮助的。比如有人被追杀或者要追杀谁呀,亦或者谁的宗门被灭门了之类的。”
“哦,对了。”诚实可靠小郎君补充了一句:“咱们的服务范围不光仅限于盟重城,其他地方的也可以。”
“原来如此。”那手下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忐忑到:“东家,那以后咱这月钱您看?”
诚实可靠小郎君当即大手一挥。
“每人每月一两黄金!”
“哗!”
这些百姓顿时激动了!
一两白银都足够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开销了。
一个月一两黄金,这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
关键是这个活还不累,只需要四处打听打听就行了!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只是很快,这些百姓脸色全都垮了下来,一个个忧心忡忡的样子。
“有什么难处就直说。”诚实可靠小郎君见他们一个个欲言又止的样子,当即示意道:“不要遮遮掩掩的。”
“东家,是这样的。”一名百姓担忧道:“您这样灭了赵家,怕是要不了几天,城主那边就会找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