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赤脚女医 > 第124章
伍月英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仍然是一脸的有恃无恐。
她觉得就是偷梁换柱,用了一下她爸的公章而已,这事儿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生产队的公章而已,算什么大问题吗而且这靠山屯要没有她爸,那卫生站能建得起来她不过就是要个卫生站卖票的岗位而已,本来贴什么告示都是多此一举,她爸一句话就可以帮她搞定的事儿
所以在警察说她被人举报的时候,伍月英根本没当回事,只以为是屯子里有人看了那个告示后不服气,才会上纲上线抓着她不放。
她觉得这事儿就是走个过场,回头让她爸上镇派出所说明一下情况,派出所就会把她给放了。
因此她跟警察走得特别利索,走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冲着她妈使眼色,让她妈快回去找她爸求情。
然而等到伍月英到了派出所,被关进审讯室,被审讯员告知,她是被她爸给举报,并且她爸还自请卸任靠山屯的大队长,让公社那边对他的失职做出惩罚的时候,伍月英当场眼睛就红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被这个消息给刺激的,伍月英整个人情绪激动,面色都不受控制地狰狞起来。
但事实确实如此,伍永兵对这个女儿失望透顶,再没有半分怜爱心软了。
以前伍月英每次闯祸,他都跟在后面帮着擦屁股收拾烂摊子,可伍月英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闯的祸一次比一次大,如今更是惯得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连他这个亲爹都敢谋害算计,只为了拿整个靠山屯全屯子的利益来给她做嫁衣。
这次教训,让伍永兵意识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所以他痛定思痛,决定痛下狠手,这回就算女儿恨他,他也必须要让女儿为她的自私无知付出惨痛代价,大不了,以后这父女没得做了,以后他就当养过这个闺女。
伍永兵心里面非常愧疚自责,因为他没把自己的女儿教好,才让伍月英如今成了这般祸害,那张告示单他拿在手中看了很多遍,眼眶涨得通红,越看越觉得无颜面对靠山屯的这些屯民,辜负了这些人对他的信任,因此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辞去大队长这个职务,让屯子里挑选一位更合适的人来担任。
他这边和老支书说了一声吼,就主动去公社自首,这才有了公社报警,带着镇派出所的警察守在靠山屯村口捉拿伍月英的那一幕。
所以等到伍母被派出所的人带走,心急火燎地跑进屯子里搬救兵的时候,就被两个儿子告知,丈夫不但辞去大队长的职务,并且还去公社自首了,往后靠山屯再不是伍家一言堂了,甚至父亲还因为这次的事儿,受到公社的惩罚,严重的话说不定得直接送去劳改。
伍母就是个农村老太太,没什么见识也鲜少跟公家打交道,听到儿子这番话后,整个人顿时就慌了,一脸的震惊错愕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你爸他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去自首”
伍母死死揪着大儿子的衣服,急
切追问道。
伍聪失望地看着自家妈“您别装了,伍月英干的事儿,我不信您不清楚,她让您带着孩子去排队挂号,占了村里多少便宜还不够,还要伙同您给咱爸灌酒,让他稀里糊涂签了伍月英那个告示单”
伍母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眼中满是慌乱心虚,嘴上替自己辩解
dquo你妹妹她向来掐尖要强,她一个农村姑娘,如今嫁了人搬去了部队家属院,如果不拿出点特别的本事来,那些领导家属如何看得起她我想着反正她也就刚怀孕这几个月还能折腾,等到了孕后期就顾不上这边了,等娃一生,夏家就得接他们一家子回蓟城,到时候卫生站这边的事儿她就更加管不着了,就几个月的时间,让她管一下卫生站的票务又不会怎么样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伍母这番话,让伍家其他人都瞠目结舌。
“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这卫生站是靠山屯集体所有的,不是咱们家开的”
“您知道现在叶知青的看诊号,外头多少人抢着要吗还让伍月英管几个月的票务不会怎么样,您知道她把几个月的票务转手卖出去,能赚多少钱吗您也不怕撑死她”
“您这根本不是在帮她,您这是在捧杀祸害她,也是在祸害咱爸,同时还要拉咱们整个家去给她陪葬”
伍聪气得眼珠子都红了,恨不得把他妈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浆糊
两个儿媳妇儿在听了伍母刚刚那番言论后,也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婆婆对伍月英一直就娇惯溺爱,她们这些做儿媳妇的从来没为此生过气红过脸,可那也要这个小姑子懂事争气啊,谁家小姑子见天不干人事儿,可劲儿逮着娘家霍霍的就伍月英这回干的事儿,俩儿媳妇是恨不得把人揪出来暴打一顿,然后直接登报,跟伍月英彻底划清界限,以后跟这个小姑子老死不相往来才好
伍母这会儿也总算回过神来,看出两个儿子儿媳不是在根她开玩笑了。
她顿时就急了
“那怎么办啊,你爸不会真的会被送去劳改吧那你妹妹可咋办啊,她被警察带走了,你爸要是不去派出所求情,她是不是要被判刑吧”
伍聪差点气笑了“老子管她去死她判刑那也是她活该她要是不作,能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她把咱爸祸害成这样,我还没找她算账呢,她不是嫁了个有钱有势的城里人吗,让夏家去捞她啊”
伍敏也紧跟着表态“就是,谁家嫁出去的女儿像她这样妈,您要是担心她,您就自个儿操心去,别拉上我们哥俩。我也不怕跟您说实话,打从今儿起,她伍月英的事儿,我伍敏绝对不沾边,谁来劝都没用,这个妹妹老子不要了,这种祸害精,我惹不起总躲得起”
两兄弟这会儿想法出奇一致,那就是必须要趁着这个机会跟伍月英割席,往后她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也不要牵扯到他们身上来了,他们跟那个神经病妹妹不是一家人
两个儿子态度如此冷漠绝情,伍母当场涕泪纵横,有心想要帮小女儿说
几句好话,可俩儿子儿媳压根就不耐烦听,两个儿媳妇儿带着孩子收拾收拾东西就回娘家去了,俩儿子则着急忙慌地要去公社打听情况,想知道公社那边对他爹自首这事儿是个什么看法态度,几个人都顾不上管伍母,就这么随意地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家里。
伍母看着空荡荡的正屋,想起昨晚就是在这个炕头,闺女一杯接一杯地给老伴儿灌酒,而她就在旁边默默看着,添下酒菜的同时还不忘给女儿帮腔,亲眼看着丈夫醉得东倒西歪,被女儿忽悠着签上字盖了章,才囫囵着倒在炕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儿,竟然会让丈夫丢了职位,让女儿锒铛入狱,让好好一个和乐融融的家,变成如今这番光景
伍母越想越是懊悔,一时间悲从中来,情绪大起大伏之下,她只觉得胸口又闷又难受,呼吸急促,还伴随着一阵心绞剧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顺着炕沿倒了下去,爬了几次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她下意识地就要开口喊人,可发出来的声音却如蚊蚋般弱不可闻,伍家已经人去屋空,隔壁邻居离得再近,也听不到屋里她如此细微的求救,于是没过多久,伍老太太就脸色发白晕厥在地上。
叶青去晒谷场那边开完临时会议,表明了她的坚决态度后就走人了,也没去管老支书他们那边要怎么去公社求情,反正剩下的事儿跟她无关,她只要结果满意就行。
回去的路上,她还在想着伍月英这回被她爹这么一整,怕是真要倒大霉了,结果就见夏航毅骑着自行车从屯子外面赶了过来。
在路上看到叶青,夏航毅还热情地冲着叶青点头打了个招呼。
这家伙应该是来接伍月英的,不过看他那平静淡定的脸色就知道,他应该是还不知道伍月英出事了。
叶青挑了挑眉,本来想提醒一句的,但想着等这小子去了伍家,自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也用不着她多嘴,所以就没吭声,任由这家伙骑着自行车越过她伍永兵家赶去。
主要叶青也有心想要试探,她想看看夏航毅在知道伍月英被警察带走之后是个什么反应。
毕竟这个人在叶青眼中一直是违和的,被伍月英算计结了婚之后,竟然完全没想要为自己抗争,就这么老老实实认栽了,不但乖乖跟伍月英领证结婚了,甚至在结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接受了伍月英并且还让她怀了孕,这让叶青觉得很不能理解。
所以叶青想知道,这回伍月英闹出这事儿后,夏航毅是趁机提出离婚,干脆利落地甩掉伍月英这个麻烦呢,还是为了继续表演他的深情人设,默默吃下这个哑巴亏,找关系把伍月英从牢里捞出来
没想到这边叶青还在回屯尾的路上边悠闲散步边瞎琢磨夏航毅这个人呢,那边骑着车到了伍家的夏航毅,就又急匆匆地从院子里跑出来了,还冲着不远处的叶青大喊
“叶知青,出事了,我岳母不知道为什么晕倒在地上,麻烦你快来帮忙看看”